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邪神的呼唤】(02)【作者:kkl】
【邪神的呼唤】(02)【作者:kkl】
字数:59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飞向深空

  赵宇睁开了眼睛,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有些不清醒。

  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个衣柜,一台电脑,电脑旁边的垃圾桶已经装满了,白色的纸团掉在了地上。

  这不是自己家里吗?我不是在火星的吗?难道是我在做梦。

  慢慢爬起来,将垃圾放到应该在的地方。

  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了。

  恩,应该弄点吃的了吧。

  冰箱里还有几个鸡蛋,就做个番茄炒蛋吧。

  在厨房里一阵忙活,好不容易用仅剩的材料做出了两个菜。

  美滋滋的端起饭碗,打开电视,却发现是一片漆黑。

  「哇,什么年代了还没信号啊。算了,不看了。」

  赵宇无奈按下遥控器上的关机,一口一口的吃了起来。

  不过总觉得没什么味道,将就一下还行。

  收起碗筷,打算等会儿出去买点菜,提高一下自己的生活品质。

  突然房子一阵晃动,赵宇战立不稳,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怎么又地震了?诶?我为什么要说又。」

  艰难的想从地上爬起来躲到安全一点的地方,可是接下来看到的东西却差点把他魂都吓出来了。

  一个庞大的人形黑影从电视里鉆了出来,让他回忆起了被一部恐怖电影支配的恐惧。

  「别,别过来,冤有头债有主,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你搞错对象了。」
  赵宇尽量的和这怪物交谈,希望这东西能够听懂自己的话。

  身体不断后退与这东西拉开距离。

  可惜的是,面前的怪物根本无视了眼前人类所作出的一切动作。

  直直的向赵宇走来。

  「完蛋了,今天要交待在这里了,不过好歹也给我个武器我反抗一下吧,不然也太没面子了。」

  话音刚落,赵宇感觉自己左手一沈,竟然出现了一把漆黑的匕首。

  「这也行?」

  来不及理解这匪夷所思的事情,赵宇还是决定为自己的小命搏一搏。

  攥紧了刀柄,深吸一口气,准备跟这怪物拼了。

  可惜天不随人愿,刚刚的地震让地上散落了不少杂物。

  赵宇在后退时,一脚踩在了杯子上,圆滚滚的杯子顿时让他失去了重心,碰咚一下摔倒在地。

  祸不单行,旁边的柜子也因为撞击倒了下来,把赵宇压在了下面,只剩个脑袋在外面眼睁睁的看着怪物走了过来。

  赵宇真绝望了,只能像电视剧里遇险的主人公一样,大吼一声:「救命啊!」。
  ……

  呼!赵宇惊恐的睁开了眼睛,胸腔还因为大口喘气儿剧烈起伏着。

  白色的床单,连接着输液管的药瓶,还有窗户外面一片荒凉的景象。

  原来刚刚在做梦啊,赵宇松了一口气。

  一低头却发现了自己在梦中被柜子压住的真正原因。

  一个小脑袋真趴在自己的身上呼呼大睡,柔顺的长发铺散在自己的胸前,口水在雪白的被子上画出了一块涂鸦。

  看样子睡的很香呢,赵宇的心里一阵温暖,感到无比的幸福,嘴角也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可能是感觉到自己的「枕头」

  在乱动,许蝶慢慢醒了过来。

  发现了自己的囧态,脸一下就红了。

  赶紧坐起身来,整理一下自己淩乱的头发,再不动声色的擦掉了自己嘴角的口水。

  这才敢看刚醒过来的赵宇。

  「你醒了啊,你都睡了两天了。」

  「已经两天了啊。」

  赵宇脑袋还有一点迷糊,想了一想,突然发现了一件无比开心的事。

  「难道我醒来之前你都守在我旁边吗?」

  「臭美,谁守着你啊。我只是刚过来看看你而已。」

  小蝶傲娇的别过头去,可是她看着赵宇那关切的眼神却出卖了她。

  过来看看怎么会累到睡着呢,这个谎话也太没水平了吧。

  赵宇在心里暗笑,嘴上却不说破。

  小蝶这傲娇的样子也很可爱呢,忍不住就多看了两眼。

  「干嘛那样盯着我看啊,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小蝶被这样一直看着,脸上有些发烫,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
  「因为好看啊。」

  不由自主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看气氛好像有点奇怪了,赵宇赶紧又问了一下当天的情况。

  「对了,我那天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那个怪物呢?」

  一说起怪物,许蝶的神情也变得失落了许多。

  毕竟我们的两名同伴就惨死在我们的面前,而凶手却是平日严肃却可靠的领队。

  「那个怪物,在你昏倒之后想要杀掉我们两个,但你的胸口那里突然亮了一道白光。怪物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转身就跑掉了。然后我们就回来了。」

  赵宇也没想过会事情竟然会发生这种转折,不过也在庆幸这个结局,不然估计自己只能和小蝶在黄泉路上相伴了。

  「哦,对了,基地的人在救你的时候拿走了一个吊坠一样的东西,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要不我们等会儿去把它要回来吧。」

  「诶?你不说我都快忘了,那块石头我一直带在身上。被拿走了应该也没什么吧。」

  赵宇仔细一想,终於想起来许蝶说的是什么东西。

  「难道不是什么祖传的护身符吗?我还以为是这样呢。」

  许蝶听到我的回答不禁有些失望。

  她失望的表情看的赵宇有点像笑,没想到一向是大家模范的许蝶女神竟然也会这样中二呢。

  「小时候在河边玩,看到一块石头很漂亮,就捡起来了。后来,奶奶弄了跟绳子给我系了起来,就变成了一个吊坠被我挂在脖子上了。说不定还真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比如女娲补天剩下来的石头什么的,这次靠它救了我们的命呢。」
  赵宇笑了笑。

  「就你会乱想。」

  许蝶小声的笑了出来,脸颊的小酒窝真的能醉人呢。

  「当时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扑过来救我,你不怕死的吗?」

  许蝶又想起了当日的惊险场面,不由得眉头微皱。

  「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体自己就动了起来。看到你要受到伤害,我就想着一定要帮你挡下来。」

  赵宇叹了一口气。

  「要是你不在了,我也不知道生活还会有什么乐趣,估计会像这外面一样荒凉吧。那样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可是那个怪物那么厉害,要不是它被什么吓跑了,你现在都已经没了。你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许蝶急切的发问,对赵宇不顾自己生命的做法感到十分生气,却又因为赵宇能够为她不惜生命而感动。

  「死怕什么呀,其实跟你死在一起我还是挺开心的,啊哈哈。」

  赵宇又傻笑了起来。

  「呸,谁要跟你一起死啊。」

  许蝶娇羞的啐了一口。

  「对不起,是我嘴太笨了。」

  赵宇想习惯性的在尴尬的时候摸下脑袋,可惜自己的手还绑着支架固定着呢。
  「我们要一起活着,好好的活着。」

  谁知这时话锋一转,许蝶突然严肃的说。

  赵宇呆住了,望着眼前那充满情意的眼神,心中已经完全被这个女孩占据了。
  「没错,一起活下去。」

  两人四目相对,暧昧的气氛不断发酵。

  终於,许蝶主动的迎了上来。

  赵宇碰到了两瓣柔嫩的嘴唇,还是第一次和女孩子接吻的他,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只记得好甜,像樱桃一样。

  可惜这美好时光被一道推门声给打断了。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看着有些文弱的男子,这人赵宇和许蝶都认识。

  他名叫陈傑,是他们大学时候的同学,不过交流比较少,倒是最近分到一个队后才说话多了些。

  「呃,打扰了,我什么也没看见。」

  说完转身就想溜掉。

  「等一下,你有什么事吗?」

  许蝶回头叫住了他,虽然此时和赵宇的亲密动作已经结束,可脸颊残留的红晕却显得格外迷人。

  陈傑被叫住,不得不回来,不过却不敢直视许蝶此时的娇媚姿态。

  「没什么,我只是过来看看赵宇恢复的怎么样了。不过看起来好像比想象中要好得多啊,完全不用担心了呢。」

  陈傑做出了一个你懂的表情,搞得许蝶更加害臊了。

  赵宇倒是脸皮厚,大方的回应了起来:「刚醒过来没多久,谢谢你的关心了。」「身体感觉怎么样了?医生说你没有伤的太严重,只是左手暂时不能用了,并且需要好好修养几天。」

  「感觉挺不错的,倒是你们都没有受伤吧,那天情况这么危机。」

  「没有,多亏了你,不然可能真的会全军覆没。」

  陈傑收起了刚刚的玩笑,认真的感想赵宇。

  「说什么呢,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它自己就跑掉了。」

  「对了,我们明天就要启程回地球了。毕竟这次碰到了这么诡异的事,上面也让我们赶紧回去报告。不过回去了应该可以请个假,好好休息一下了。」
  说到休息,周谨脸上也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毕竟这种生死危机,可能常人一辈子也碰不到一次,更别说还有那恐怖的怪物了。

  「倒也是,回去要好好休息一下。」

  「那我先走了,这是一个苹果,火星上很难得的哦,我放桌上了。你们继续。」
  陈傑笑了一下离开了房间。

  关上房门,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成了苦笑。

  「唉,你们这么般配,一定要幸福啊!」

  再看了一样病房,缓缓离去,脸上那一丝苦笑都消失不见了。

  低声的哽咽在走廊里回想,眼泪也被他隐藏了起来没被人发现。

  房间里。

  「那我也先走了,过会儿再来看你。」

  许蝶站起身,拢了拢自己披散的长发,在不经意间展露出自己曼妙的身材。
  随着房门的再一次关闭,赵宇长叹一口气,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同伴死了,手骨折了,却和小蝶接吻了,悲伤与欣喜同时在心中涌现,让他感到有点乱。

  说起手,左手感觉只能微微移动。

  唉,看来最近只能用右手了。

  喝了一口水,却看见左手下面压着什么东西。

  费了老大的劲才挪开一点位置,可是看到的东西却让他把刚喝的水一口喷了出来。

  「卧槽!」

  二字脱口而出。

  只见手下是一柄漆黑如墨的匕首。

  赵宇刚从一堆不可思议的事情里理出一点头绪,可现在脑子又变成了一团浆糊了。

  看来刚刚不完全是梦啊,这世界怎么了?我一点都不认识了。

  拿起匕首对着床角轻轻一划,就像是削豆腐一样几乎感觉不到阻力。

  赵宇嘴角一抽,这玩意也太凶了吧。

  暂时搞不清楚状况的赵宇先把匕首收了起来,暂且先观察一下。

  目前不打算告诉其他人,他也怕被人抓去切片了呀。

  ……

  一行船员收拾好资料和密封好的祭坛上的物品,慢慢地上了回归地球的飞船。
  赵宇作为伤患,倒是什么东西都不用搬,还有许蝶大美女陪在身边,当真是舒服的不行。

  众人眼看就要回到家乡,心情都还不错。

  似乎忘掉了还有一个残忍凶狠的怪物仍然不知所踪。

 飞船的驾驶员小东确认好所有人都上了飞船后向地球和火星基地分别发送了
  确认信息,同时按下了起飞按钮。

  他看着窗外洪荒一般的景象,心里也不由得庆幸自己是一个驾驶员而不是调查员什么的。

  要不然当时就不会轮到他等在外面了,也许以自己倒黴的运气,可能现在已经躺在后面的储物仓里了。

  得意的他不断佩服自己当初的英明选择,不经意间连系统显示的内容也忽略掉了:飞船的起落架收起时有异常卡顿。

  又是一条地球传来的消息,将刚刚的小意外消息推到了后台。

  小东赶紧读了起来,大意是让他们尽快回到地球,并且将在火星上发现的东西都带回来。

  至於刚刚的系统提示,反正每天都有十几个,也就忘掉了。

  看着飞船驶离地表,奔向那无边无际的深邃真空,小东的心里竟没来由的冒出一丝寒意。

  和没有空气,没有水,只有强烈辐射的真空相比,或许我们生在地球就是一种幸运了。

  赵宇正坐在自己的床上,见到小蝶过来,便将手中的苹果掰开成了两瓣。
  一半叼在嘴里,另一部直接喂到了小蝶的口中,惹的她嗔怪的白了自己一眼。
  两人自从接吻之后便越来越亲密了,几乎天天黏在一起,搞得一些单身的船员们好生嫉妒啊。

  飞船沿着预定的轨道航行着,如果不出意外,就会像来的时候一样,经过漫长的一段时间,最后愉快的回到家乡。

  地球时间的夜晚,飞船的舰长室空无一人。

  原先的领队兼舰长现在变成了怪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里自然不会有人在。

  以如今的智能系统,其实有没有舰长差不太多,舰长不过是在紧要关头带领大家做决定罢了。

  只不过现在舰长室里的一些功能没人用了而已,比如监控系统。

  一块大屏幕被分割成了十几个小画面,监控着飞船内大大小小的事物,防止出现意外。

  而现在,其中一块画面已经变成了黑白光点,那是船员休息室外走廊的监控。
  华国时间夜晚12点,大家都在梦乡之中了。

  在宇宙中虽然没有昼夜之分,可还是要保持与地球相适应的生物钟,不然胡乱作息很可能会导致内分泌失调,再引发些什么疾病,这宇宙中可没有地球上那么好的医疗条件。

  船员休息的房间隔音效果也被设计的不错,也正因为如此,没有人发现b1号房间中发出的淒厉惨叫与呻吟。

  宇宙航行本来就是一件辛苦事,自然男性的从业人员要比女性更多。

  来的时候飞船一共12人,8男4女。

  而如今领队失踪,一对情侣阵亡,又少了两男一女。

  偌大的一艘宇宙飞船,只有这么几个人了,显得有些寂静。

  甄静雯与徐圆圆是好闺蜜,无话不谈的那种,本来小涵也能和她们说说话,可惜现在没了。

  甄静雯昨晚睡觉的时候又想到了当日小涵的惨状,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不想再干这工作了。

  她也羨慕起地球上那些做文职的女孩子,虽然工资少一点,可是不用每天那么担惊受怕的了。

  当然,这种大事还是要找圆圆商量一下的。

  也看看她认不认识什么人,可以为自己介绍一个新的工作。

  不过奇怪了,都华国时间上午十点了,圆圆怎么还不出来?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甄静雯不由得有些担心,敲了敲圆圆的门。

  「圆圆你起床了吗?循环系统改轮到我们去检查了啦,快起来吧。」

  门一点动静都没有,甄静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想这死丫头怎么这么能睡啊。

  「快起床啦!贪睡会变胖哒!」

  「算了,直接进去把她叫起来吧。」

  甄静雯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好在自己的身份卡也有圆圆给的权限,可以直接开门的。

  滴!一声电子音响起,房门弹开了一个小缝,一股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
  她压抑不住心中的担忧推开了房门,然后,便看见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噩梦景象。

  「啊!!!」

  听到刺耳的叫声和警报,所有人都聚集到了这间屋子。

  静雯已经摊坐在了地上,之间屋里曾经可爱的女孩子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具僵硬的屍体。

  浑身的衣服被撕成了布条,只剩几缕挂在身上。

  浑身布满了伤痕和淤青,下体已经变成了一个合不拢的空洞,还有红白混合的液体在向外流出。

  脖子少了一半,一个血肉模糊的伤口就这样赤裸裸的展现在了大家面前。
  眼睛依然大大的瞪着天花板,不甘的与惊恐透过这双布满血丝的双目刺进了每个人的心中。

  她的右手全力地伸向了墙边,手指离报警器只有半米,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赵宇看的是一阵毛骨悚然,因为许蝶的房间就在隔壁。

  要是发生意外的不是这间屋子,而是隔壁的话,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小蝶,你没事吧?」

  「没有,昨晚我只是听到了旁边有点动静,可是没有在意,没想到变成这样了。」

  许蝶说着,同伴离去的悲伤让她一个女孩子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要是我昨晚再在意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

  「这不是你的问题。」

  赵宇安慰到,况且这种行为说不定会惹来更危险的事情,我绝不愿意你去冒。这个险赵宇在心中补充到。

  船员12去4,剩下的8人却又同一个找不到踪迹的怪物共处与一艘飞船,他们似乎已经无处可逃了,绝望在每个人心中悄悄蔓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