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人的痣】(72)作者:渤渤汹涌
【女人的痣】(72)作者:渤渤汹涌
字数:4868


               (七十二)

  当然,我依然很爱很爱郭颖,如果让我在全世界的女人中选一个最爱的人,我肯定毫不犹豫的选择郭颖。

  但这种爱在此时真的让我感受到了束缚和压抑。周芷若曾问张无忌对赵敏和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张无忌说,对赵敏是又爱又恨,对周芷若却是又敬又怕。我努力的想了想,发现自己对郭颖或许是又爱又敬又怕,或者有一种叫做尊重的东西藏在对她的爱中吧,这让那段时间一直寻求刺激、自我放逐的我,很是苦闷。我想让她在做爱的时候唱支小曲儿,或者玩玩捆绑的游戏,都因为她的反对而作罢。

  或许,谢舒彤说的对,我真的舍不得在郭颖的身上施展那些小手段,不是不愿意,只是舍不得而已。

  每天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我的生活突然变得充实了许多,生活充实之后,便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

  等等!我的记忆似乎出了一点问题。我一直自认为是个记忆力很好的人,至今就连哪年的哪月的哪天,在哪个城市的哪个酒店,上过哪个女人,女人的身上有没有痣或者其他记号,都记得一清二楚。可有时候记忆却会隐藏它认为对我并不重要的细节,就比如,我差点没有想起在南京的王子玥.

  好吧,我坦白,那段时间,我每天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所以生活极为充实,让我彻底忘掉了那个叫做宋佳楠的女孩儿。

  用王子玥的话来说,她是一个文艺女青年,而文青是一个即将灭绝的物种,遑论作了性别限制的女青年。

  我和王子玥只见过一面,就是我去南京复试的那一晚,面对面聊得最多的竟然是戏曲。分开后,主要是在网上聊天,偶尔发几条微信,很少打电话。

  我曾开玩笑的问她,你理想中的情人是什么样的?

  她在那边似乎思考了一番,道: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我愣了一下,然后很自然的说道:这其实是一个悲剧……

  她却说:我并不认为结果更重要,我享受的是过程!

  我知道,她也是一个感性的人,而感性的人,特别是感性的女人,确实更在乎过程。郭颖也是一个感性的人,她也更在乎过程,所以很多次和她做爱时,我只插几下便射了,却没有让我难堪的结果——虽然,我自己倒是觉得很难堪——郭颖反而安慰我,慢慢来她会更舒服。

  她反问我,你呢?你心目中完美的情人是什么样的?

  我本想说,我心目中的情人就像一杯白开水,平平淡淡的。可我马上反应过来,她问我的是情人,而郭颖并非我的情人。

  我心目中完美的情人必须是一个美人儿,有一双勾人的眼睛,樱桃般的红唇,丰满的双乳,挺翘的屁股,雪白修长的双腿,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不会感到拘谨,不会假正经,说我们想说的话,做我们想做的事……

  她骂了我一句「流氓!」,片刻后又问道,你曾经拥有过吗?

  我说,我曾经有过。说这话的时候,我想起了颜霁,她确实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情人,正如我对王子玥说的,与她相处的时候,我总会不自觉的放松身心,和她一起享受肉欲带来的快乐。

  「我能感觉到你的怀念,你有些伤感……」

  我笑了,笑的很诡异,我对她说,我们相隔300多公里,你只是通过一条光缆怎么能感受到?

  「文字!文由心生,当你一个字一个字的敲打出那些个形容词,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你日思梦想的东西,是藏在你心底里的东西……她一定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

  我又笑了,笑的很奸诈。「她是很美丽,可惜,你却比她更美……」

  「你说,我该离你远远的呢?还是继续跟你聊天?」

  我问她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怕自己会忍不住的被你的甜言蜜语俘获……」。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也是如此的直白,直白的让我计划好的各种后手都无法施展。

  我说,我并不是一个假正经的人,喜欢就是喜欢,爱慕就是爱慕,所以,你应该知道,我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喜欢上了你!

  「我想听小提琴……」

  我咬了咬牙,道:想听哪一曲?

  「随便!」

  ……

  「今天的太阳挺正常的啊,你没什么毛病吧?」,郭颖刚下班回家,推门后瞪着眼睛诧异道。

  我有些尴尬,有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我放下小提琴,给了她一个拥抱,讨好道:「突然想丰富一下生活,特别是想给你听……」

  「真的?」,她眨着眼睛,「你有十多年没碰过了吧……」。

  「所以才要练习嘛,刚才手指都是僵的,慢慢找感觉呗」。

  「那好吧,今晚我做饭,你在旁边拉给我听,不许制造噪音,嘻嘻」。
  那天晚上,我被郭颖惩罚,在床上做了五十个俯卧撑,因为之前让她忍受了半个小时的噪音……

  自从那天王子玥对我说她想听小提琴后,我和她之间的关系似乎突然间变得亲密了。她会跟我说一些高老板的趣事,同门之间的龌龊,抱怨一下女生宿舍里的龃龉,以及每月那几天心情的低落和身体的不适……

  我很含蓄的告诉她,痛经是可以治疗的。

  她骂了我一句「流氓」,接着道:「我还是处女……」

  我的心脏似乎在那一刻停止了,我感觉到了害怕!我又想起了宋佳楠,那个脸颊上有几颗淡淡雀斑的女孩儿,一口的吴侬软语,跺着脚对我说着「你好色哩」,红着脸对我说着「你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咬着唇对我说着「我想你了!」,垂目羞涩的对我说着「我只是想见见你」……

  「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了?」,可能时间过了很久,她等的有些不耐烦。
  「我怕了」。

  「怕什么?」

  「你是处女……」

  「为什么?????!!!!!!」,她用了几个问号和感叹号,似乎不如此不足以表达她心中的疑惑。

  我犹豫了良久,才道:「我给你讲个故事?」

  「好啊!」

  于是,我给她讲了我和宋佳楠之间的故事,没有一点的删减,也没有添油加醋。起初,我本想讲的含蓄一些,把自己装扮的「好」一点,「善良」一些,只是,不知为何,随着故事的进行,我变得越来越平静,讲述的也越来越客观,仿佛我是一个亲历的第三者,站在上帝的角度,观看了我和宋佳楠之间的一幕幕故事。

  「你就是个混蛋!你这个无耻的骗子!!!!!!」

  「你骂得对,骂得好!」

  过了很久,她一直没有说话,我以为她已经离开了。就在我懊恼的揉搓着头发的时候,她终于开口了。

  「你就是因为她才害怕吗?你爱她吗?」

  我哭笑不得,她竟然问我「你爱她吗?」。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爱她,我所说的害怕仅仅是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打击,让我心怀内疚、自责。

  我努力的想了想,似乎之前自己从来没有问过自己「我是否爱宋佳楠」,甚至连一个念头都没有在我心里出现过!

  「你一定很纠结是不是?你一定在那边努力的寻找借口是不是?你一定在想办法说服我让我觉得你并不那么可恨,是不是?」

  她说的三个「是不是」如同三把重锤,敲得我头昏眼晕,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裸奔的人,在她面前毫无遮掩,她似乎能看透我,直视我的内心。

  于是,我借用了她曾经的一句话:「你说,我该离你远远的呢?还是继续跟你聊天?」

  她又沉默了很久,才道:「其实,我和前男友做了一切可以做的,除了最后一步……」。

  我没有接她的话题,反而问她:「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就在刚才,我本以为你会在痛骂、鄙视我一顿后,不再理我了。」

  「用你的话来说,我也并不是一个假正经的人……那天晚上,我就觉得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因为我有些看不透你,所以我很好奇,很想了解你……」
  我苦笑着摇头,如果这也算一个理由,那我每天都想在大街上拦住一个美女,然后对她说:我对你很感兴趣,想和你深入了解一下……

  「那你想深入了解吗?」

  她再一次骂了句「流氓」,然后又道:「你还记得吗?我想听小提琴的……」
  操,我暗骂一声,寻思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到这地步了还听什么小提琴!
  「你一直都是这么直接、开放吗?」

  「哦?你认为我作为一个女生不懂得含蓄?」

  还没等我说话,她又道:「如果你想看到我的含蓄,我会比很多女人更含蓄,只是我觉得,我并不太想对你含蓄,含蓄有时候会产生美,但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含蓄只能增添一时的美……」

  她竟然是如此的了解我!

  「你说服我了!现在我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你!」

  「不!我改主意了,我要含蓄一些,如果你想深入了解我,你知道该怎么办吧?」

  操!我咬牙切齿的骂道,不得不说她对于我的心理把握的极好,给我的暗示和诱惑也是恰到好处,多一分便会觉得无趣,减一分便让我望而却步。

  我似乎又一次陷入了女人编织的温柔网中,起初网并不结实,所以我还能自由的挣扎一番,可一旦沉迷已久,我发现我已经很难挣脱这张网了。当我用力的捻着那半支烟时,我就已经自动的跳入她的网中,而且是心甘情愿,义无反顾。
  「我要让你在我身下唱《谁料皇榜中状元》!」,我恶狠狠地敲着键盘。
  「如果你能说服我,我会唱的!」

  「你难道不问问我是否单身吗?」,在对话即将结束时,我突然问她。
  「哦?难道这很重要吗?」,她的回答让我抓狂,倘若她在我面前,我会掐着她的脖颈,用力的摇晃着她,对她说:「这难道不重要吗?!!!」

  「这就像是赌博,如果你押了让我在你身下唱黄梅戏,那么你不得不跟着下注,结果只有两个,你赌赢了,然后我们只是情人;另一个便是你赌赢了,我也赌赢了……」

  操!

  「看来你很有把握我能说服你,让你在我身下唱《女驸马》……」

  「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过程,还有赌局的结果……」

  我又开始害怕了,想要退缩,去他妈的《女驸马》吧,我可不想抛弃郭颖,虽然我有把握自己会一直爱着她,可世事无料,谁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呢?
  就当我不断的自我说服放弃时,她道:「张天!你敢下注吗?!」

  「你敢下注吗?」,看到这五个字,我就愤怒了,她怎么敢用「敢」这个字呢!这不是赤裸裸的鄙视我胆小吗?!

  「当然敢!你就等着在我胯下唱《女驸马》吧!」,我把键盘敲得啪啪作响,引来了同事们的各种目光,幸亏谢舒彤这时不在,否则她肯定会探个究竟的。
  「好,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王子玥绝对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儿,酒桌上面对着满嘴污言秽语的高老板,她面不改色且能点头回应,或者她经历过一些此类的场面,或者她的家庭教育很到位,在这种场合能表现得自然得体;仅仅通过我的几句话,就能直视我的内心,很准确的把握了我的心理,将我的伪装一件件的撕开扯碎,让我赤身裸体的站在她面前,所以她是一个极为细心且洞察力很好的人。

  因此,她离开后我一直在焦虑,又开始患得患失,后悔不该答应她,如果……,万一……,要是……,我不断的自我假设,然后否定,继续假设,然后否定,最后搞得自己烦躁不堪,恨不得立马告诉她,我想撤注,可以不赌了吗?

  「你后悔了?」,她问道。

  「恩」,我虽然有点舍不得,可此时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

  「你难道不想让我在你身下……」

  他妈的!

  「算了,我继续赌下去!」。一想到王子玥姣好的身段,诱人的眼神,以及清丽的嗓音,我就屈服了。

  「有贼心没贼胆的胆小鬼!哈哈……」。

  一般情况下,男人被鄙视后会有激烈的反应,可惜那天我真的提不起反抗的心情,因为我发现,不管我如何否认和狡辩,我心里都认为她说的对——我就是一个有贼心没贼胆的胆小鬼……

  「我肯定我会赢,而你会输!」,我恨恨的说道。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至少现在你还没有说服我,或者说,你还没开始追求我呢!」

  「你什么时候开始追求我呢?」

  对于她的直白,我很无奈,我总有种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了,除了大学时候,我想当时顾萱也是如此对我的吧……

  「过段时间吧」,我想拖时间。

  「哦?忘了告诉你最近有个男生在追我……」,她似乎是在陈述一件小事,可她这种平静的陈述却更加让我愤怒。

  「我不许你!你是我的!!!」

  「哦?我怎么不知道我是你的?」,她仍然平静的问道。

  「因为你也下注了!」,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算的过去的理由。

  「你说的有道理,所以我答应你,不理他!哈哈……」,我知道我被她耍了,于是更加愤怒。

  「王子玥,你肯定会在我胯下唱黄梅戏的!到时候我肯定不会怜香惜玉,狠狠地蹂躏你!」

  「哦?我也很期待,什么时候?」,她又恢复了平静,淡淡的问道。

  操!妈的!我恨不得把屏幕砸到她脸上!

  「好了,不逗你了!不过,你要想想怎么追求我哦,我走了,再见,不要想我!」

  王子玥说她看不透我,所以想了解我;而此时我却发现自己更加无能,我不仅无法看透她,我更觉得她像一个湮灭在混沌中的谜,那种雾罩云遮的朦胧感觉,可望而不可及的距离,让我充满了好奇,让我忍不住的拼命去接近她,像飞蛾扑火一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